樊磊莲花山游记

己亥之春,集中时间搞几个展览的创作,每天闷在画室里闭门造车,感觉自己像一颗慢慢起了皱的苹果或一杯冷掉后渐渐浑浊的茶,似乎从脚底开始慢慢升起了绿锈,抖也抖不掉。

春暖花开,好像一夜之间很多的花就冒出了蓓蕾和花朵,天气也没有商量的就慢慢暖和起来。这时,刚好两个写生活动相邀,于是静中取闹,两个有两天时间还重叠的活动都答应了下来,好在两地距离都近,自驾前往,每个活动去画上两天,一能晒晒太阳、换换脑筋,二能积累一些创作所需的原材料,以备回来后的继续煎炒烹炸。

初春纪游丨青年画家樊磊

每天匆匆出门匆匆而返,并没有发现身边绿意渐浓,可能心有惴惴,眼睛便看不见身边的精彩,只有轻装出行的心境才能打开心灵和眼晴,发现满目原本就在眼前的蓬勃生机。驱车不急不缓,不久便行至莲花山下,一路两边绿色的垂柳随风摇曳,鲜活的黄绿娇嫩,飘逸的柳丝如波。

初春纪游丨青年画家樊磊

入住莲花山庄,饭后湖畔散步,各种花木竹藤姿态各异,颇有些想画的冲动,可惜外面风稍大了一些,册页按都按不住。住在二楼,刚好房间窗前竹影婆娑,于是回房间凭窗画竹,竹叶在风中翻卷晃动,只是个影像,写生有个提示而已,并抓握不住。白亮亮阳光穿梭在叶片之间,随风有节奏的跳跃,下午静谧时光,似乎都能听得见阳光的声响。

初春纪游丨青年画家樊磊

很久没有这样安静从容的写生,这和在画室里安静的画画有所不同,在画室往往是创作或画些熟悉题材来完成一些小品或任务,会更加耗费心神。而写生就是看到有感动、有感觉的东西去表现,轻松自如,即有目的又不过于功利。另外写生一则有一个陌生的环境,产生陌生的新鲜感,有表达的欲望;二则外地采风没有喧闹的环境和需要处理的琐事,更加心平气和。有些事情你在那儿就要去处理,离开了,也就放下了,什么事也没耽误。

第二天清晨,吃过充满粮食香气没有防腐剂味道的早饭,一行人进入莲花山写生。

莲花山,古称新甫山,因九峰环抱,状似莲花而得名,主峰天台峰海拔千米。这里号称“观音胜境、北方普陀”,有天下第一天然观音——天成观音、中国北方最大的观音道场等名胜古迹。 莲花山佛缘广聚,其佛教文化,与泰山的道教文化、曲阜的儒教文化,共同组成了山东省宗教文化的“金三角”。

入山门不远,便被一株名为 “古柏抱子”的老柯所吸引,青天之下黑色的枝干左冲右突,状若虬龙、形如闪电,精神为之一振,不画不快,于是支开摊子,画了起来。

初春纪游丨青年画家樊磊

画完老柏树,前行不远便是行宫,几进院落、殿台楼阁,错落有致。行宫之内九莲殿前,一株硕大的紫叶李开的正盛,密密匝匝繁茂拥挤的集结在大殿红色的外墙边,如一片粉色的雾,优雅而张扬,它的身后是一株汉武帝植下的古松,粗可由两人环抱,虬龙之干蜿蜒的探至古刹檐下,似互为依偎。搬了个小椅子,打开册页在这儿用枯墨勾画老树,初升的阳光随意的搭在身上,安静舒适,画没画完,背已晒的微微发痒,从周身蒸腾起一丝丝暖意,似惊蛰的复活。偶尔轻风吹来,会带来几声不知什么鸟的啼叫,让人想起鸟鸣山更幽的句子。

 

初春纪游丨青年画家樊磊

在莲花山画了两天,便转战“冠县中华第一梨园”画些梨花。梨花花期很短,大约十天,现在已是花开的第四五天,可算正当时。车行高速,随便的放一些老歌,沿途仍是满眼的嫩绿鹅黄、淡粉轻红。

初春纪游丨青年画家樊磊

梨园写生是《中国书画》杂志应当地宣传部邀请组织的,去了便安排在县政府招待所住下,一进那个老院子便倍感亲切,高大的杨树下三四层的老楼房,安适温和。房间里条件简陋,但干净整洁,老式的台灯、书桌和瓷盖杯都透着计划经济时代的从容朴素,盥洗间的烧水壶边甚至还有个暖水瓶,让旅途中的人有了些许家的温暖。

中华第一梨园位于山东冠县兰沃乡,地处冀鲁豫三省交界处的黄河故道之畔,百年老树遍布梨园,正值梨花盛开,堆雪铺玉,很是壮观,坐在老树下写生,抬头满眼繁花,如云似雾,风吹过处,花瓣如雪飘落,深深的呼吸一下,满胸满腹的清新爽利。

初春纪游丨青年画家樊磊

梨花我曾以写意的手法画过一阵子,因为相较梅花,梨花多了小叶可做画面调节,同时又有梅干的虬枝老柯,其花繁茂多姿、团团簇簇如绣球一般,同时又不似绣球过于密实规则,所以说,梨花是一个可疏可密、可繁可简,即可生机勃勃,又可萧远雅淡的好题材。

梨花水饺是当地一个特色,清香而略有苦头,风味独特。醮着鸭梨醋品尝梨花水饺时,当地的美协主席介绍起一个古迹,萧城。

萧城遗址离冠县县城不远,又称为驻马城、歇马城、盔安城,是宋代遗址。夯土筑起的城墙方方正正,虽然大部分随着岁月的风雨坍塌败落,又有村民修房用土破坏很多,但断续连绵,城墙尚清晰可寻,单边两公里半,周长二十里路,高处十几米颇为壮观,低处已夷为平地。城内还有点将台、箭楼、城门楼、磨盘洞、烽火台、饮马井及万人坑等遗迹,是宋辽签订“澶渊之盟”的历史见证。

初春纪游丨青年画家樊磊

梨花画一两天就差不多了,大家一致同意探访萧城旧址。半小时车程便至城墙之下,及至大家灰头土脸的登上残垣断壁,可说真是收获意外的惊艳,黄土古城让我想起了西北影视城拍大话西游的城垣,朔风猎猎,似能感受到当年的金戈铁马、号角连营。

初春纪游丨青年画家樊磊

宋真宗景德元年,辽国雄才大略的萧太后摄政,挥兵南指,牧马中原,为了和兵临澶渊的宋军对峙,在故道边筑土成以屯大兵。相传此城是辽兵用头盔装土,一夜夯成,故俗称“盔安城”。城内挖出七十二眼“饮马井”,筑起东西两座点将台。但在交战中,辽军先锋大将萧太后之弟萧挞被宋军用射死,锐气大挫,萧太后见取胜无望,便和宋订立了历史上著名的“澶渊之盟”。约定两国君主“兄弟相称”,永不再战,最后结束了宋辽之间的长期战争,辽军班师,萧城遂废。据说此地还是”四郎探母”的辽营所在,另一说在河北,不可考。我等又兴致大发,提出了应该建宋城辽营,乃至马战主题旅游城以及马术俱乐部等既现实又不着边际的建议云云。

写生归来,不几日,清明小假,与妻女同赴一直想去的台儿庄古城。这虽然是一个重新修复的古城,但是从规划到设计,从感觉到气质,都是一个精致而朴素、古雅又活力的北方江南水镇,是可让人放松身心、荡涤风尘的一个好去处,可以说,在山东旅游景点的设计策划中,可算是一个亮点。

行走,从容最重要,进入古镇先不着急游览,入住花筑兰邸,一个古色古香的民宿,泡上带来的高山乌龙,喝上两杯,然后眯上一觉,听见外面人声渐静,沐浴一身金色夕阳步入老街,以一个过客的心态,慢慢的走,慢慢的看。

初春纪游丨青年画家樊磊

有水的地方就有灵气,当华灯初上,串串红灯倒映在水中波光荡漾,手摇船缓缓的拐过一个个石桥水巷,飞檐斗拱、白墙灰瓦在陆离的灯光中静默伫立,时光变得缓慢而萧散,漫步石板小径,寻一个民国风味的茶餐厅小坐,体会一份忘却尘俗的悠闲。这种闲适,这种从容的闲适,不为碌碌无为而不安的闲适,是多少人想要的,多少人余生想要的一种感觉。

初春纪游丨青年画家樊磊

远处酒吧有人唱起《往后余生》,几句歌词入心入耳:

在没风的地方找太阳

在你冷的地方做暖阳

人事纷纷

总是太天真

往后的余生

我只要你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