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赴宴博尔都会四王画派

公元一六八九年深秋,燕京辅国大将军博尔都府上。

一身僧服的石涛跟博尔都谈笑甚欢,宾主间不时爆发出爽朗的笑语声。

石涛是应博尔都之邀,从扬州乘舟起程北上,几经辗转,方抵达燕京的。那博尔都接到来信,早恭候在码头,兴高采烈地将石涛接回府里,盛情款待。

自扬州一别,半年有余。博尔都陪同康熙帝南巡之后,便回到了京城,再三寄信力邀石涛入京。如今见石涛如约而至,喜出望外,一边教下人收拾客房,安顿石涛在府内住下,一边设下家宴,并邀挚友相陪。

烛光油灯熠熠生辉,将客厅照得如同白昼。博尔都满面春风地向石涛逐一介绍着自己的友人。

“这位是礼部尚书王泽弘大人,这位是新任户部尚书王鹭大人,这位乃是内大臣耿昭忠大人。”博尔都按着长幼之序一一引荐。落尾言道,“这位乃是在金陵、扬州两度见驾的石涛上人。”

诸人纷纷见过礼,那博尔都道:“今日乃是双喜临门,一则王鹭大人升任户部尚书,二则石涛上人入京。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故鄙人在府内特设家宴,一则接风洗尘,二则与诸位共庆。”

觥筹交错,石涛逐一敬酒。相互言谈间,方得知几位朝廷高官的身份。

博尔都趁着几分酒意,笑着跟石涛言道:“上人,这两位王大人和耿将军都是京城文坛画界仰慕之人。两位王大人不仅为官清正廉洁,政绩卓著,有口皆碑,且公务闲暇之余,酷爱书画。至于耿大人,则是京城有名的收藏家,他家琴书楼所收藏的宋元书画精品,堪称京城第一。择日鄙人陪上人到琴书楼走一趟,一定会让上人一饱眼福。”

听博尔都如此一说,石涛对三位朝廷命官愈加敬重,端着酒杯敬了一轮又一轮。

席间,未免又谈及当今画坛之事。那王泽弘道:“放眼宇内,四王画派独领风骚,如今学者风从,造成家家大痴,人人一峰。”

王鹭打断话茬道:“昊翁所言不差,但四王画派以元四家中黄子久的恬淡平和为最高审美标准,摹古唯此为是,难免有泥古之弊。虽然无古不成今,但依愚兄之见,不可墨守成规,一成不变,否则何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说!”

其实,对当朝推崇的所谓正统画派——四王画派,石涛早有耳闻,只是未曾一晤,面对面的交流过。

所谓四王画派,乃是指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四人,加上吴历、恽寿平,又称清六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