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启后解析名帖—— 米芾《吴江舟中诗帖》

名帖米芾 | 《吴江舟中诗帖》赏析

(《魏启后》2020年第1期新刊)

米芾自书《吴江舟中诗卷》现存美国,未记书时年月。从字的风格看很像他三十二岁时所写的《杭州方圆庵记》,署名米元章也同。此卷的写法是行草相间,像是极力追求“二王”又吸收颠、素狂草笔意的一件有代表性的作品。

《魏启后》新刊·名帖赏析 | 米芾《吴江舟中诗帖》

 

文字内容是记述他在吴江乘船东去遇风、水浅难行的一段经历和感慨。诗中的语言很风趣,比较典型地表现了他那种玩世不恭、谈笑风生的“颠趣”。书写的艺术表现也是随着诗情的发展而发展变化的。全卷明眉朗目,以圆紧优美、松动活泼的旋律组成一曲舒展自然、诙谐风趣的歌曲。我们从头按顺序欣赏,大体可分四段欣赏:

 

开头一段“昨风起西北,万艘皆乘便,今风转而东,我舟十五纤……粘底更不转”。这几句叙述原来是西北风,江上船只顺风乘便,今天他乘船时换了东风,江上水浅,十五条纤绳也拉不动他的船,雇夫添槔加车,还是不解决问题。船工、纤夫吵闹、埋怨,都不肯干了。这一段铺叙情况,字的调子写得平稳妥帖。

 

《魏启后》新刊·名帖赏析 | 米芾《吴江舟中诗帖》

 

中间一小段“添金工不怒……如临战”。这一段说他想了一个办法,不添人只增加每个人的工钱,船工、纤夫们满意了,劲头儿来了,一鼓劲儿把船拉动了。船像顺风的车子加了风帆一样,呼喊加劲儿的声音响成一片,如临战场。这一段气氛高涨,是全诗的最高潮,他用诙谐的笔调、嘲笑的态度描述了自己从不会办事到逼出办法解决了问题的这一经历。我们再看这段字在艺术表现上的变化,调子先是轻快活泼的旋律,“添金工不怒,意满怨亦散”,接着进入最高潮,达到了酣畅淋漓的境界。“一曳如风车……如临战”,写到“战”字,一个“战”字占满了一行,有颠、素笔意。

 

诗的最后一段“傍观莺窦湖……汝来一何晚”。这一段是说船虽然拉动了,但是前程还是很遥远,米芾此时感叹自己官运不通。这一段比前两部分写得随便,写到“江远万事”就更加草率。最后“万事须乘时,汝来一何晚”,同样用了诙谐讽刺的语气,一方面嘲笑仕途的无聊,另一方面又嘲笑自己仕途不通。其思想实质是自鸣清高,表白自己甘心不去“乘时”,用了近似楷书的写法以结束全诗。这段写得丰润圆紧而舒展优美,特别是从前几行那种轻便草率的旋律中骤然一变。我们读到这个地方,精神为之一振,加强了注意力,如同我们在文字的重要地方加了着重号一样。

摘自魏启后 《书法欣赏在书法中的地位》

 

相关链接

《魏启后》新刊·名帖赏析 | 米芾《吴江舟中诗帖》

宋 米芾 吴江舟中诗帖全卷

释文:昨风起西北、万艘皆乘便。今风转而东、我舟十五縴。力乏更雇夫、百金尚嫌贱。舡工怒鬭语、夫坐视而怨。添槹亦复车、黄胶生口咽。河泥若祐夫、粘底更不转。添金工不怒、意满怨亦散。一曳如风车、噉如临战。傍观鸎窦湖、渺渺无涯岸。一滴不可汲、况彼西江远。万事须乘时、汝来一何晩。

朱彦自秀寄纸、吴江舟中作、米元章

米芾《吴江舟中诗卷》,全卷31.3×559.8cm,原为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约翰·克劳弗德藏,现寄赠与梅多鲍利坦美术馆。  
米芾大行书传世书迹不多,以吴江舟中诗卷最著名。此帖是在吴江舟中,为朱邦彦所书,是一首五言古诗,凡44行,为米芾晚年力作,既有中年书风的痛快淋漓,又有晚年老道的清古从容,枯笔疏行,欹侧随意。  这件墨迹本来在清宫内府,后流失了出来。 

据叶恭绰题签的影印本《米南宫书吴江舟小诗真迹》所附米芾传略,述流传经过:帖原存清官大内,抗战光复后在沈阳书肆出现,为某公所得。后来辗转售予纽约大收藏家顾洛阜氏(Johnm·Crawfo·RD)。香港的张文奎先生以重金购得米氏此帖(帖上可以见到有“张文魁”印)视为至实。不过,后来终于归到美国收藏家顾洛阜处了。

 

《魏启后》新刊·名帖赏析 | 米芾《吴江舟中诗帖》

转自《魏启后》杂志

《魏启后》新刊·名帖赏析 | 米芾《吴江舟中诗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