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墨丰盈”当代中国焦墨画作品联展青州开展

黑墨团中天地宽

文/王界山

“润含春泽,干裂秋风”,恰似形容天地之间的大自然呈现于焦墨画卷之中的万千气象。“黑墨团中天地宽”,在这纯化的黑与白的表现之中,朴素为美的人文情怀及负阴抱阳的哲学思辨,使之焦墨用笔在施墨表现时,始终运用大道至简的黑白笔墨,在一种矛盾的对比中寻求和谐统一、圆通共存。

焦墨艺术,是洗尽铅华、无须粉饰的素美之容和返璞归真之道,动静之间颇有目及万里、心游大荒之势,足见魄力伏地、落墨有声,存乎苍茫之意、纯真之气。纵笔间轻重缓急,其畅然快意,如长龙凌空呼啸,轩然而来;又见山奔海立,沙起雷行;又如云蒸龙变,出没无常。妙法既臻,菁华日振。气厚则苍,神和乃润。得其法者,足可使其笔墨意趣横生、纵其性灵;得其神者,则可如入无人之境,物我两忘、置身虚空,妙造意外之象,妙得意外之功。亦如天人合一之作,皆因种下敬畏天地之因,结似有神助之果。

中国唐代山水画家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有云:“草木敷荣、不待丹碌之采;云雾飘扬、不待铅粉而白。山不待空青而翠,凤不待五色而彩,是故运墨而五色具,谓之得意。”他用五色概括墨之色彩变幻,形成一家之言。而清代的唐岱则又提出“墨分六彩”,即“黑、白、浓、淡、干、湿”,并认为以水调墨能呈现从黑白到色彩的无限丰富性。

今人将墨用于实践感知,确实能够生发诸多色彩,且可在有意无意间追求自然之趣和疏淡之味,令人产生无限遐想。而焦墨之骨法用笔则力透纸背、骨气深稳、体兼众妙,既可厚重沉雄、精能之至,也可以笔入虚无、高古典雅,抒写闲逸之趣,还可以使之虚实相生,在实中求虚,又在虚中求实,其造化无穷,贵乎自然而然也……

“笔墨当随时代”,勿忘天地因时而变。21世纪之中国欣欣向荣,必将走向强国之路,倍需诸位仁人志士情注表现新时代的祖国山河之美,“于墨海中立定精神”,不断创作出焦墨画精品佳作,来回报我们中华大地母亲的养育之恩。

举办“素墨丰盈——当代中国焦墨画作品联展”,可以让诸多的热心人士,更加了解焦墨艺术的发展状况,这支焦墨艺术创作队伍必将在根深叶茂中成长壮大,走向更加宽广和长远的康庄大道!

2019年9月17日

作者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北京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己亥猪年 2019 齐书鲁画库-作品仅提供书画爱好者欣赏交流,微信号:zihu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