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健作品赏析——陈健绘画的笔墨姿态

博观约取,活色生香

——陈健绘画的笔墨姿态

文/高毅清

      陈健的水墨绘画自信且富有朝气。他善画写意花鸟与水墨山水,画中形象和笔墨纯熟雅致,有着超于年龄的老道,有着隐于闹市的宁静,体现出画家历经岁月淬炼的功夫和诗书辞章内蕴出的修养。

陈健 《泰岱松姿》240×120cm

        陈健绘画形神兼备,笔墨轻松洒脱,境象意趣盎然,能够满足阅读的某种审美期待。其画技术有传承,开阖能把控,形象见韵致,出笔很地道,是在古代传统中真心沉浸过的画家。读其作品,似乎可与大师们神交,亦可在平淡深远的文人境像中遨游。

陈健 《幽涧》136×68cm

        陈健将古代传统作为绘画创作的基础和钢筋骨架,在此之上建构现代屋宇,表达时代感受。他的画给人以坚实的感觉。艺术传统和现实生活,在其造型与笔墨的融汇与拓新中张扬出自己的理念。陈健将自己对写意、对笔墨、对造型、对生活的理解与感受、经验与追求通过形象表达出来,蕴含虔敬和真诚,坚守秩序和理想,形成了自己的笔墨风格。

陈健 《芦风》136×68cm

陈健绘画最有魅力之处,在于其笔墨的姿态。中国画的笔墨有“姿态”。从语词上说,“姿态”多指现实中物体呈现的样子:“日月风雨,借其姿态;雾烟气霭,相为吐吞”。“姿态”还可引申为诗文书画意趣的表现:“然以为律体卑庳,格力不扬,苟无姿态,则陷流俗”;“文理自然,姿态横生” ;“力追羲献,而姿态横逸”等等。就绘画而言,笔墨姿态既指画家创造的形象,更指笔墨的个人化特征。

陈健 《劲竹》136×68cm

        中国画笔墨以状物和传情达意为特征,反映出艺术创作内容与形式的统一。书画笔墨,不仅是造型手段,而且具有独立的审美特质,是画家功力、修养、才情的反映。笔墨如同人的声音那样富有各自的特性,互不相似。每个画家都有自己的笔墨方式,呈现出各自的习性和情怀。笔墨的品质决定作品的精彩与否,它附着于形象,内涵于修养,在勾皴点染的笔行墨动中,传达出灵气和美感,具有动人的魅力。当有血有肉,富于生命活力的笔墨被画家组织进画面,与形象巧妙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就如同吴昌硕所言,是梅是篆了不问,浑然一体不可分。

陈健 《和风》136×68cm

        陈健绘画给人“少年老成”之印象。这是因为其笔墨的成熟与自觉——对笔墨的传统认知和实践体验,有笔墨的个人姿态。对笔墨姿态的形容和描述,文字难以胜任,语言与感受之间有着理解和体验的偌大空间,恐隔靴搔痒,恐挂一漏万。喜欢陈健的水墨画,故就其笔墨姿态的特征言其一二。

 

 

陈健 《荻秋》136×68cm

        陈健的笔墨姿态显现于老道。“老道”,词中性,无褒贬。其绘画的笔墨用于造型,很熟练,却不油滑,很到位,却不概念。其绘画用笔在畅快圆润之中,会刻意出某种生涩和滞缓,每一笔都有所准备,每一处都不敷衍,其大局很张扬潇洒,局部却能推敲细看。画中再熟悉的形象,再简约的建构,其笔墨都显现出自由中有尺度,挥洒中有规矩,章法有讲,深浅有道,是有专业品质的姿态。画中笔墨让人感觉他从业的认真虔敬,无论瞧热闹还是观门道都能满足其视觉期待。他的笔墨功底很坚实,画画少失手,不露怯,在行当中和年龄层都显出笔墨姿态态的自如老练。

陈健 《秋韵》136×68cm

        陈健的笔墨姿态得自于悟性。其绘画笔墨的老道来自于他有悟性。从某个角度说,笔墨风格不是学到的,而是研读和实践中体悟而来。陈健的悟性在于学专业时没将造型和笔墨分开。或在于家学渊源,或经过高手指点,使得他对中国画笔墨的感受早于专业训练。

陈健 《墨蕉》136x68cm

学国画要从大师入手,古今大师多是文人,其绘画笔墨的精彩多源于自娱自得,其更多体现出个性与修养,追求于师承与趣味。笔墨趣味与生活环境、人生境遇、学养、天赋、理想、性格相连,与社会功利和专业技术近乎无关。

陈健 《瑞气集门》136x68cm

        绘画笔墨的趣味多用来“品”与“悟”,很文化,很个人,很逍遥且很清高。陈健学专业时将艺术认知从感性上升到理性,使得他习画不仅仅将笔墨看做造型与叙事的工具,而将其与对师承和趣味的追求比肩并行。

陈健 《柳月》136×68cm

        他早悟道,多苦练,用现代造型技巧,追求形象的形神兼备;用传统笔墨勾皴点染,追求其书写的恣肆多变;用淡墨经营画面,追求境界的清雅平和之绚。他尽力稀释笔墨的实用之功,而把其生动、韵致、趣味和自我的本质全力显现。他将传统笔墨玩的得心应手,所以在当代山水题材创作时,会体现出内容与形式的统一,题材和笔墨趣味的自然而然。陈健的笔墨姿态,反映出对传统继承和现代发展的实践。

陈健 《高栖》136×68cm

        陈健的笔墨姿态根自于修养。中国绘画需要才情,更需修养,画境的创造需要文化底蕴。凡历史哲学、诗词古文,书法篆刻以及西方传统与现代艺术,无论精通或知晓,都会成为笔墨的内在,灵感的来源。有文说陈健“才情高迈”,命题有情思,闲章亦趣味,画面气息通畅,形象舒展大方,墨色浓淡相宜,笔致充满生机。因为他有“功夫在诗外”的底蕴,对文史、书法、篆刻以及中外绘画史论有所涉猎,或深入探究,才使其绘画思维有空间的广度,笔墨形态有表现的深度。喜欢他画中那种有底气的自在和有修养的华丽。

《忘忧》68x136cm

        陈健的笔墨姿态来自于师承。他的绘画笔墨,根植于中国绘画之传统,聚散着先师们的能量。在其花鸟画中,陈淳、徐渭、朱耷、石涛、郑燮、李鱓、吴昌硕、虚谷等古代画家笔墨风格融汇在其形象之中。感觉的到,却无清晰印痕。学古人师心不蹈迹,有目的的读,有心机的仿,有功夫的练,是有境界的继承。研读、揣摩、临摹,创作,深知大师精华,得其笔墨要法,读陈健的画会有与大师交汇的恍惚,思绪可穿越,说明他对传统研究与继承上下足了功夫。他的绘画笔墨姿态显然在向传统和大师致敬。

陈健 《芳华》68×136cm

        陈健是现代画家。其绘画笔墨形态呈现出继承传统、师古为今的现代理念。他水墨画中的情感和笔墨形态具有时代特征和个人风貌,散发出健康、自信、向上的品质和情怀。笔墨当随时代。陈健对中国水墨画的继承有使命意识,但同时有在传统基础上不断丰富笔墨形式以表现当代社会精神面貌的责任与自觉。愿陈健在水墨画创作中得到更多的快乐,呈现出更加富有特色的笔墨姿态。

陈健生写教学示范

为推动山东美术事业的发展,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扩大山东省美术家在全国美术界的影响,自2016年以来,山东省委宣传部一直积极落实在全省实施青年文学艺术家培养宣传推介工程。中青年艺术家是山东美术界的未来和希望,本次“待到山花烂漫时”山东省青年中国花鸟画家提名展的推出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所选拔出来的艺术家代表了山东青年花鸟画家的优秀群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