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增木画蔬果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庄子·逍遥游》

对于庄子的这段名言,当代画家冯增木先生再熟悉不过了。他从事中国画,自画鱼入手,后将创作题材力行拓展,扩及鸟虫和其他花木蔬果。具体而言,冯增木先生酷爱鱼而专攻画鱼,从“鱼文化”的背景下对鱼儿进行审美观照,对古今描写鱼的诸多文学诗词作品熟读、揣摩,数十年来以其积淀自成的水墨技法体系,成功地为各种各样的鱼类传神写照,形成自己独特的画鱼艺术风貌而独步当代画坛。其画鱼佳作,为各地各界各阶层人士所喜爱。对此,冯增木先生并不满足,在新的审美起点上他不断努力提升,将其水墨艺术的研究思维和气韵表现还伸及到其他题材,如多种花木鸟类、蔬菜瓜果、山水、特殊技法绘画,等等。

四季自然轮回,生物科技日新,四时蔬菜不断,总有瓜果飘香。带着对田园风情的酷爱,闲暇时冯增木先生在家中阳台上装土开地,种上时令果蔬,一方面是为了方便自家食用,另一方面也为其创作提供了灵感,易于采风、写生。事实上,不管是外出去朋友的果圃游玩,还是在自家的小菜园里转悠、闲看,他都不时拿出纸、笔,对着这些新鲜诱人的果实,直接画起来。如此以来,冯增木先生深入生活,走进田园,深切感受田园风情的温馨、宁静、朴实,从而在田园的诗情画意中,以其逍遥闲适之心,用其手中传神写意之笔,从多个视角,顺其自然地画写各类成熟的蔬菜瓜果,如石榴、葫芦、西瓜、桃子、梨、葡萄、柿子、萝卜、大葱、土豆,卷心菜、南瓜、辣椒、黄瓜等,均表现得沉甸甸,满盈盈,金灿灿,鲜活多姿,生动可爱。

蔬菜瓜果,是人们司空见惯的食用之品,看似造型简单,但真要画出格调来,却不容易。冯增木先生画写果品瓜菜,不是笔墨游戏,技痒时耍玩一下罢了,而是态度认真,当作一类创作对象来研究。显而易见,首先他在造型方面下足功夫,分析各部分的结构,掌握形状,把握每一种蔬菜、水果独有的造型结构和个性生态特征,并注意其色彩、高光、透视、质感、层次,以及各种天气条件下蔬果的特有形态、情状。于此同时,中国画名家写意果实的传世文本,尤其是近现代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王雪涛、张鹤云等人的精品画作,成为冯增木先生研摩取法的对象。进而状物写象时,冯增木先生发挥自己长期以来对文人画写意规律的独到认知,以水、墨、色交融互渗的写意性技法为主,融汇没骨和线性造型,融入小写意精工细谨的笔触,由形似到神似,通过以形传神,由形入神,提炼升华,做到审美意象的形神兼备。

冯增木先生的田园蔬果创作注重意境营造,他自然而然地把其画鱼的造境心得,转而用于蔬果写意;而且,他借鉴传统清供图对案头雅品的置陈布白之法来盘活画面;还汲取蔬果花草之谐音或内在蕴含的意涵,来象征喜庆吉祥的意义。观其意境营造,他巧于立意构图,讲究虚实、浓淡、轻重、奇正、疏密、呼应、掩藏等关系,讲究几何构成和意象层次,在总体上形成一种多彩多姿而又清雅别致的审美意境。

欣赏他近期画的《清热图》:以寻常的三种水果入画,构图参差错落,疏密得当,意象剔透晶亮而有质感,文人画的水晕墨彰与水彩的色感覆盖、流动性以及光影效果,被有机结合,共同趋向于似与不似之间的韵趣盎然。在其《事事如意》一图中,寓意祥和,色彩变化浑然微妙,果实意象之间有精巧的穿插、呼应,有冷暖对比,似对语凝望,在单纯中有明丽,清新中有活气。

冯增木先生有一次跟笔者交流起他画蔬果的感受:“画蔬果也是一时兴起,实际上自己的主攻方向还是画鱼,但老是画这一种题材,也是想变变样,所以有时候就拿出一部分时间来涉及一下蔬果题材的创作。生姜,还真没太见过前人入画,所以有一次我把老伴买回来的姜,我都摆在画案子上来写生,画出来的姜,叫别人一看感觉到还是比较有生活,你像章丘大葱,包括蒜,包括茭白配到一块,包括辣椒,包括菜椒,画到一块,还是蛮有生活气息的。”作为冯增木先生喜爱描绘的又一类创作对象,田园蔬果系列被他表现得别有审美特色,透发出一种怡人自适的田园情韵,由此引人观赏。这就表明,画家本人一贯从事学术探索,行其水墨的逍遥畅游,神与物游,从而实现其写意画的开拓。(上官爵文/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