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正安徽宏村写生作品欣赏

张正安徽宏村写生作品欣赏

道不自器  万取一收

张正山水小景写生浅析

文/王文丰

▲2019 ∣ 叶村日暮 ∣ 45cm*40cm

▲2019 ∣ 叶村写生 ∣ 45cm*40cm

黄宾虹先生有云:中华大地,无山不美,无水不秀!自古至今,为中华大地之山川河岳传神写照者不乏其人。

从记载的李思训、吴道子画嘉陵风光开始,荆关董巨、刘李马夏、大小二米、黄大痴、沈石田、大涤子莫不如是,及至近代,黄宾虹、李可染、傅抱石等等,更是不乏其人。这些在中国山水画史上举足轻重的丹青妙手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师法自然。宋代范中立有云:师古人不如师造化,南北朝时谢赫亦把应物象形作为六法之一,由此可见传统的中国画一直很重视写生。

▲2019 ∣ 秀里古村 ∣ 45cm*40cm

▲2019 ∣ 叶村写生 ∣ 45cm*40cm

▲2019 ∣ 叶村初冬 ∣ 45cm*40cm

从记载的李思训、吴道子画嘉陵风光开始,荆关董巨、刘李马夏、大小二米、黄大痴、沈石田、大涤子莫不如是,及至近代,黄宾虹、李可染、傅抱石等等,更是不乏其人。这些在中国山水画史上举足轻重的丹青妙手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师法自然。宋代范中立有云:“师古人不如师造化”,南北朝时谢赫亦把“应物象形”作为六法之一,由此可见传统的中国画一直很重视写生。

▲2019 ∣ 宏村村外 ∣ 45cm*40cm

▲2019 ∣ 叶村野塘 ∣ 45cm*40cm

▲2019 ∣ 宏村写生 ∣ 45cm*40cm

然而所有的方法都是某一理念的外在表现,从意境营造到构图、造型、笔墨乃至材料的运用,都是表达某种理念的一种手段载体。张正拥有山东人特有的朴厚正直,从名字中也能感受到受儒家君子之风影响之深,然而在艺术追求上,他却从不墨守成规,虽然师从张志民先生,然而却刻意避开老师苍郁黑厚、恣肆纵横的画风,而从现代构成的角度去巧妙的利用几何块面来营造画面,并大胆地利用鲜艳厚重的色彩,弱化繁复厚重的皴法,尽量不用积墨,从而形成一种秩序、严整、明快、中和的画境,倪云林曾曰:“少皴则秀,多染则润”,张正就是这样一步一步拉开和老师的距离而具有自己独特面貌的,可以说张正是一位很有想法的画家。

▲2019 ∣ 庐村田家 ∣ 45cm*40cm

▲2019 ∣ 叶村池塘 ∣ 45cm*40cm

▲2019 ∣ 叶村的老房子 ∣ 45cm*40cm

事物皆有两面性,绘画太过抽象便容易走向设计,设计因素过多便趋于装饰,一来会和中国画妙造自然、天人合一的境界远离;二来不利于笔墨的发挥,毕竟中国画的灵魂是笔墨,笔墨是一个画家追求自由境界的最终的载体;再者画家也容易产生审美疲劳,所以,不是不允许,而是度的把握。很明显,张正的这批写生作品便找到了一个极好的契合点,把直线,几何块面很巧妙的安排的不露痕迹,处处自然而又处处安排,笔墨都在自己该在的位置,既传统而又现代,旧屋、池塘、枯树、坡石这些带有浓浓乡愁味道的物象经过画家的整合,既有“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的传统文人情怀,又恰到好处的承载了长短区直的线条,大小方圆的块面,浓淡冷暖的墨色,貌似是若不经意的画了些村前屋后的小景,实则是画家惨淡经营后的取舍,这批写生作品是成功的。

▲2019 ∣ 庐村村外 ∣ 45cm*40cm

▲2019 ∣ 宏村西边写生 ∣ 45cm*40cm

▲2019 ∣ 黄山秀里古村 ∣ 45cm*40cm

▲2019 ∣ 安徽叶村 ∣ 45cm*40cm

然而关于写生,李可染有方印章“不与照相机争功”,郑板桥也有段很精彩的论述:“江馆清秋,晨起看竹,烟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胸中勃勃遂有画意。其中胸中之竹,并不是眼中之竹。因而磨墨展纸,落笔倏作变相,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也。总之,意在笔先者,定则也。趣在法外者,化机也。独画云乎哉?”张正笔下常人看来平淡无奇的景色之所以传神,是其对现实中的物象经过眼中、胸中、笔下的艺术再加工而成的,黄宾虹言“江山如画,正是有江山不如画处,必待人工之剪裁”,这也给许多以为写生只是追求形似而处处被动的后学者一个很好的启发。

愿张正兄在山水画艺术的追求中早日抵达心中理想之彼岸!

▲2019 ∣ 夕阳西下 ∣ 45cm*40cm

▲2019 ∣ 宏村写生 ∣ 45cm*40cm

▲2019 ∣ 宏村写生 ∣ 45cm*40cm

▲2019 ∣ 宏村写生 ∣ 45cm*40cm

▲2019 ∣ 宏村南湖 ∣ 45cm*40cm

• • •

张正安徽宏村写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作品仅提供书画爱好者欣赏交流,微信号:zihu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