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大箴评巩德春书画艺术

江山入画  祖国万岁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著名山水画家:巩德春

中央美术院教授、著名美术评论家:邵大箴

主编:高山流水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编者按:中国书画艺术,历久弥坚,发展到今天,人们逐渐对其有了全新的认知。

一副好的作品,不是看作者的名气有多大,平台有多高,更重要的是看作品的格调和艺术家的境界。古人说:“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伤仲永的故事同样也是对书画艺术的写照。有很多书画家,艺术创作达到一定程度,便不思进取,急功近利,固步自封,通过包装、炒作、搭建平台等,把自己的名抬的很高,作品炒到天价,孰不知当这些“名家”的光环散去,作品的价位会一落千丈,让收藏者苦不堪言。

幸好现在那种靠“名人”书画打通门路的歪风渐渐远去,已从礼品市场转换为收藏市场,人们会更看重的是作品真实的艺术价值和深邃的创作境界、高远的情怀和精湛的艺术格调。能够带给人们深思、启迪和遐想的逸品,才会得到人们的青睐!

本文选载著名美术评论家邵大箴先生的感言和中国美协会员巩德春先生的部分作品,两者可谓:珠联璧合,相得益彰,供大家品赏。

以前只要是“名家”的画,不管他画得怎么样,送给某个首长就有价值。现在这个门被堵住了,所以很多“名家”的画现在价格下落了。现在人们就要看谁画得好,谁画得有艺术水平,这样送的画就会受到关注,否则就不买你的画,收藏家也有眼睛啊。过去买画不正常就是因为他买画是人的。

关于传承:

艺术的传承和创新似乎是有悖论的。我认为所谓传承,就是把优秀的东西传下去;所谓创新,就是在优秀的传统基础上去创新。它一定要对过去的东西有所否定,它一定要看到传统文化里有不好的东西,把不适合现在的东西抛弃掉,推陈出新。但有意思的是“推陈出新”有两个解释,一个就是把过去不好的给“推翻”,还有一个意思就是把传统中优秀的东西“推”出来。所以简单来说,创新包含着对过去的扬弃和继承。

两者看上去矛盾,其实不然。继承里其实就包含了创新的东西,而创新里必须有很多继承的元素,否则的话就无所谓创新。完全脱离传统,你怎么能创新呢?

关于深度:

艺术并不都是表现“真善美”,表现歌颂的,不光是让人感觉一种视觉上的享受,它有时还要让人感到一种刺激,使人悲伤、苦闷,在悲伤苦闷中又让人对未来有一种期待,有一种精神的寄托。人性有多丰富,艺术就有多丰富。喜剧、悲剧、讽刺剧……都要有。

艺术要有思想的深度、文化的深度,也要有社会批判的力量。讽刺、揭露是艺术的应有之义,如果缺少了这些,那艺术就纯粹成了歌功颂德的艺术了。当然,我们不反对歌人民之功,颂人民之德,但歌功颂德也要讲求艺术性,要用艺术的手段。此外,艺术还要有批判的力量,如果剥夺了这些,那艺术是不健全的,这也是我们当代艺术需要关注的问题。艺术家要积极发现社会的问题。但这种艺术批判也要用艺术的手段,要有艺术性。

我国当代艺术中,可以借鉴国外的形式,再吸收中国传统的元素,来讲中国的事,来创造出有个性的艺术。刚才我说过了,西方的观念艺术有它的合理性,有它的价值,我们可以吸收,但中西合璧是以“我”为主的吸收,不管是传统艺术,还是现当代艺术。

关于炒作:

市场这几年是个热门,也是个很大的问题。市场很繁荣,但市场很混乱,这造成了中国艺术的“非常规”状态。现在讲我们的经济要恢复到“常规”的状态,艺术市场也是一样,但这还有一段路要走。现在一些艺术家,尤其是当代艺术家作品出现的价格之高让人难以理解,这是不正常的炒作现象。不过我看最近有变化,不管是传统艺术形式的价格,还是当代前卫艺术的价格都发生了变化,我看要继续走下去,走向常规、常态化。因为这样才能让艺术家沉下心来,安心做艺术。

因为中国经济发展开始走向常态化。另外,中国开始反腐了,反对用艺术品作为馈赠,作为官商勾结贿赂的形式。以前只要是“名家”的画,不管他画得怎么样,送给某个首长就有价值。现在这个门被堵住了,所以很多“名家”的画现在价格下落了。现在人们就要看谁画得好,谁画得有艺术水平,这样的画就会受到关注,否则就不买你的画,收藏家也有眼睛啊。过去买画不正常就是因为他买画是送人的。

关于修养:

无论抽象绘画还是具象绘画,都要有格调、情调和趣味,要有文化内涵,有修养,靠的是艺术的功力。像中国传统的水墨画,很多都是意象的,但几根线条就能很动人。是抽象画风还是具象画风都无所谓,关键是艺术家要有修养。

当代绘画肩负的责任就是要对社会有真切的感受,敢说真话,突出自己的真实感情,也要适合国情、适合人性,符合人道主义、人文精神,这些都是“当代性”所需要的。“越前卫,越当代”、“越激进,越当代”的观念是值得怀疑的。

对画家来讲,这应该是很好的一个时代,身在其中,好好努力。但要真正做好不容易,因为社会上的诱惑太多。艺术家要少说大话,多做实事,就像林风眠写给他学生的一句话“做诚实的人、画诚实的画”。当然,画画的手段和方法不要太“老实”,但是内心和态度一定要“诚实”。

评论:邵大箴,江苏镇江人,擅长美术理论,为当代中国美术理论家,国画家。1960年毕业于苏联列宁格勒列宾美术学院。历任中央美术学院教师、美术史系副教授。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兼《美术》月刊主编,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美术研究》、《世界美术》杂志主编,国务院新闻办《中国网》专栏作家、专家,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兼职教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俄国列宾美术学院名誉教授,北京国际双年展策划委员,双年展国际学术研讨会总主持。

画家:巩德春,1959年出生于中国书画艺术之乡——山东高唐。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聊城市美协副主席、高唐县原人大副主任、巩德春美术馆名誉馆长等。2011年,高唐县政府在县城中心黄金地段、风景秀丽的鱼邱湖东岸,为他修建了巩德春美术馆。该馆是古典园林式、公益事业型美术馆。2014年被国家文化部定为全国各省市318家重点管理在册的名馆之一,也是全国以个人名字命名的38家中国名家名馆之一。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己亥猪年 2019 齐书鲁画库-作品仅提供书画爱好者欣赏交流,微信号:zihu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