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民:艺术和做人是一致的,要追求德正配位。

张志民:艺术和做人是一致的,要追求德正配位。

张志民:我在山东艺术学院担任了16年的院长,这期间画画的时间明显减少。后来,学校搬了新校区,我每天去学校都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每天要跑好几趟。工作繁忙,我总有一种没有时间画画的迫切感。在这种情绪下,我在车上总会不自觉地观察周围的山。济南周边的山,都已经被破坏,如果继续开采,这些山头就没有了。我当时就想,我应该为环境保护做点什么。

新中国成立之后,李可染曾提出“为祖国山河立传”的主张。那时候,整个中国都在建设,歌颂社会主义中国的大好河山是他的使命。对当代艺术家来说,我们要继续发扬为“祖国山河立传”的传统,还要担负起新的责任。我总结当今时代的这个责任就是:不但要为山河立传,还要为祖国的山河呐喊。山河的破坏是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隐痛,中国虽然地大物博,但是人均自然资源相对匮乏,我们应该有强烈保护自然环境的意识,不能盲目开发、破坏性的开发。

“北山”是一个很亲切的称呼,以前在老家,人们说“去北山了”,意思就是 “去放羊了”、“去种地了”,北山就像一个符号,很有象征意义。我是一个北方人,又是北派山水,这与北山又是一种结合。

“后洼”说的就是农村很多村庄的水洼,很多村庄的名字叫某某洼。“北山后洼”指的就是我们的家园,也由此引申出了作品《家园》系列。美丽的家园是一个可以“诗意的栖居”的地方。我近几年来所画的一些具有环保意识的、渴望自由家园的作品,就是在表现人与自然关系,也在批评那些盲目开发的人。

“笔墨的生辣与现代机械相结合,与时代相结合,就像工人凿石、农民种地一样,是一种很实际的感觉,就是老百姓最朴实的劳动方式。”

张志民:技巧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表达个人思想和意念,精神境界和创作意念的转变也会引导技巧的改变。个性是自然情绪的流放。我现在更喜欢原始人的岩画,儿童画,喜欢那种真诚和性情的表达,这是成熟的艺术家应该好好学的。比如,张三丰练的无极,就要先忘掉以前学到的技法。如果没有以前剑法,就没有忘记这一说,但是如果没有忘,就不会进步,就会按照一种程式化去发展。这就是技和道的关系。技高近乎于道,技术达到一定的高度就能是道的层面。我会追求个人风格,但是风格一旦形成,就会刻意地避开一些程式化的语言,随意性和自由性体现的高一些。艺术创造上以个性为主,不能受其他影响。但是也应该考虑社会性,不能与人类和平和世界大的格局相悖,盲目的张扬个性。

天人合一的艺术境界是每个时代的画家共同的追求。崇尚天地之德,追求自然之美,养浩然之正气。艺术和做人是一致的,要追求德正配位。

古人所追求的闲云野鹤、归隐山林,更多的是一种对现实的逃避。他们对社会不满,或者仕途不顺,改变自然的能力又不够,就会倾向于道家思想。他们气节清高,不趋炎附势,就以艺术的形式构筑了一个近乎完美的精神境界和审美形式。

我们追求 “天人合一”的境界,但实际上,生活在现实中的人都摆脱不了时代的印记和世事的扰恼。桃花源毕竟是想象中的。我们当代的艺术家,可以追求出世的境界,但是应该有社会担当和社会责任感,进而做入世的事业。只有通过我们一代又一代的努力,把社会主义建设好,那么到处都是桃花源,那才是大爱。如果只是找到一个小的桃花源,那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中国文人的境界。

道家文化追求的是人与大自然的关系,道家思想对山水画家有很大的帮助。山水画家在创作,尤其是学术角度提高的时候,儒家是帮不上什么忙的,无论是技法还是个性我们都要道家思想中寻求灵感。儒家是限制个性,甚至是人性,但是对国家稳定和社会的稳定有很大帮助。道家哲学是挖掘人的个性。一个艺术家必须要全方位的学习。

作为一个山水画家,能做的就是用画笔表现自己的思想情感。将绘画慢慢从传统文人情怀向现代思想心境的转换,使人们从自己的作品当中读到生命的轮回复始,以引发人们对生命的深层认识和探索。

“本质上的继承传统,不是沿用传统的技法程式,而是承接其精神,即师法造化。”

 

原文载《山东人》201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