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磊:素履之往一一欧洲行走中的絮语

素履之往一一欧洲行走中的絮语
素履之往,独行愿也。竹杖芒鞋,说走就走。

盛夏的西欧被水汽包裹着,润润的玲珑剔透,中午明晃透彻阳光的热度到了夜晚一场小雨便有了初秋的清凉,碧蓝的天空到了晚九点还明亮澄彻,这时才觉得佛罗伦萨翻译成翡冷翠真是才华横溢的灵感。


穿行在中欧,在大巴上发呆,透过玻璃窗的雨滴水痕眼前不时掠过黑森林边缘笔直的树和远处整齐深浅不一的黄色块、绿色块,间或一组组一簇簇红蓝顶的小房子点缀其间,安静婉约如柳永的文字,恬淡到伤感。


巴伐利亚的雨水骤来骤走,让窗玻璃布满百圾碎般的花纹。雨后空气似乎透明成一块凉爽的冰,丝丝絮絮的蓝灰色薄云低低飘浮到触手可及,透着圣光的天际又深不可测,于是,车似乎穿行在一块冰种翡翠的中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