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雪向花竹——樊磊临摹王渊《花竹锦鸡图》札记

王渊(公元13世纪-14世纪中叶),元代画家。字若水,号澹轩,一号虎林逸士,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工于花鸟、人物、山水。王渊水笔下的花鸟画,先是工笔重彩,专求黄荃风格画法,中年多是精工艳丽笔触,但流传作品极为少见。题材多以水墨花鸟竹石为多,墨色渲染,浓淡有致,以无彩胜于有彩,并于秀丽之中见得浑朴,勾勒与渲染这二种画法,各尽其妙,写实与写意都有天机溢发之感。他被誉为“元代的黄荃”,是“元代绝艺花鸟画家”。其代表作有《花竹锦鸡图》《桃竹锦鸡图》等。《花竹锦鸡图》属于王渊的大幅重彩花鸟画,全画笔墨稳健、设色典雅,气韵苍古,是花鸟画在元代由设色向墨笔过渡的代表性作品。

元 王渊《花竹锦鸡图》原作

王渊《花竹锦鸡图》樊磊摹本

樊磊临摹王渊《花竹锦鸡图》札记

有一段时间老是下雨,那段时间我窝在画室画一张要很长时间的创作,除了必要的冒泡浮出水面,其他几乎所有时间都潜在画室的大画板前,反复的、纠结的勾皴点染……画画的时候一直反复听几首老歌,窗外雨声淅淅漱漱,画室里很安静,在老歌不紧不慢、虚无缥缈的旋律当中,偶尔只是一两声涮笔的水声,和调色盘偶尔相碰的叮当。。。

摹本局部(1)

经历了一个秋天,又一个冬天,基本没有下雨,连雪都没有下……似乎记不得下雨时候的感受了,很怀念画那张画时候的感觉。偶尔打开了一首老曲子,当幽秘的音乐响起,我脑中就出现了当时画这画时的画面,身心于是也一下似乎沉浸在当时的那种心无旁骛感觉当中,于是耳边似乎就有了窗外稀稀疏疏的雨声。

摹本局部(2)

这种雨声让我沉静,热热闹闹闹的各色艺术活动、工作事务带动的万马奔腾的内心也终于收缰。春节刚过,在这段安静的时间,我想我应该完成三四年来一直想做的一个事情,深入临摹一张宋元的花鸟画。
临摹最终选择了元代王渊的《花竹锦鸡图》,这张画虽然在历史当中并不是那么的具有影响力和代表性,但是首先它是一张非常优秀的作品,同时此画继承了宋代院体花鸟画工细严谨的传统,注重法度“法不逾矩”,又加以变化,发展了勾勒、点染相结合的技法,富丽且朴实拙茂、松动而精微细密,实在是学习的好临本。画中有工有写、有石有竹、又禽有鸟、有花有草,有惊艳的亮色,更多的是淡雅的调子,是我想临摹的感觉。

摹本局部(3)

裁好等大的粗绢裱在板子上,一步一步按部就班,刻意让自己慢下来,包括裱绢时用的时间也不急不缓。似乎这一切就像是运动前的热身,把自己调整到一个非常合适的的状态。
开始画第一笔的时候,打开了我喜欢那些老歌,慢慢听着,开始用淡墨一点点起形。这是一个漫长而快乐的过程,泡上习惯的单枞,让独特馥郁的茶香充满温暖的画室。每次大约画40分钟半小时,就要起来休息,休息不了十分钟,就忍不住又要继续画下去。
第三天的时候,我正起身舒展一下酸痛的肩臂,不经意望向窗外,竟然飘起了漫天的鹅毛大雪,雪落无声,虽然没有下雨时淅淅漱漱的伴奏,但似乎是一个盛大节目的幕布,那种无声的漫天雪花,很有形式感,让这个安静的临习成为一种更具有仪式感的修行。

樊磊《花竹锦鸡图》摹本线稿

大约十天以后,外面的雪已经化得无影无踪,这张画也接近了尾声。期间一个画友说起来,让我把临摹的步骤讲一讲,我说我这个步骤也不是标准的,是根据我自己的理解和习惯,心存敬畏、认真细致而又很随性的完成。画的过程并非乏善可陈,但是并不适合散文式的记录,所以略作总结,不管草间野狐,当做一种纪念吧。
一,首先是裱绢,并没经过特别的处理,用水煮啊做底子啊什么的。就是喷水后用白乳胶粘边,用胶带固定。
二,因为绢是半透明的,我在背板的白纸上打了九宫格,大约用铅笔定下形,不用起的很细,第一铅笔线很讨厌,再一个就是没有铅笔线用毛笔起形的时候更自然洒脱一点。临摹不是制造假画,没有必要完全影印。
三,毛笔淡墨起形,尽量起的细致到位,交代好各种关系,基本上是很充分的一个白描稿子。
四,用淡墨分染把黑白关系都画出来,一遍不行两遍,两遍不行三遍,尽量每一遍用的墨要淡一些,不至于画过。
五,平涂背景几遍,同样每一次要用色浅淡,不要急于求成,每次用的颜色里面找细微的变化。
六,进入细节刻绘,用颜色一遍遍的分染、统然。虽然没有三矾,但是的确有九染。
七,各种颜色刻画细部,比如锦鸡的胸腹头爪、花叶的向背等等。
八,用白粉等亮色提染局部,如禽鸟的身体的丝毛,这个时候要一笔笔的去完成。
九,背染,把绢揭裱起来,反过来再裱上。把该空的地方空出来,一遍遍的染色,营造气氛找明暗关系。
十,干透后再反过来裱回来,做统一的和局部调整,直到最后完成。
这张画完成后与原作有些不同,我把色调整个提亮了,前面说过临摹不是造假,古画颜色是自然风化,没有必要追这个。第二点,原画中白花过于的跳跃,我想这是因为历史的原因,白色返铅,绢又包浆,所以我在画面中把花减弱,以更加统一。 另外,关于一些线条关系什么的还有些不同,那就是因为没画好啦。
画完一张画,就如同走完一段旅程,并不全是想象的满足和开心,还有一些说不清的遗憾和不舍。画面有很多不足,但是也有很多收获,不足只是结果,而收获全在过程当中,这个过程就足以用来回忆和品味,如同之前听雨创作,这次临摹比学习更大的意义是了却心愿和足以供未来路上的回味。

图文/樊磊

樊磊艺术简介

樊磊 ,字弗言。1974年生,就读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获艺术硕士学位。
现为山东画院专职画家、国家二级美术师;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理事、现代刻绘艺委会副主任、花鸟画艺委会委员;山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山东省中国画学会副秘书长;山东艺术家学术委员会花鸟创作院副院长;山东省青联委员。出版诗画集《光荫茶语》、作品集《滴水堂余墨》、《山东画院美术家系列丛书.樊磊卷》等,作品被山东美术馆、山东省博物馆、济南美术馆等收藏并入选入编、入展各类大型展览、画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