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弘:寻根长城,无论别人怎么评价,我们将坚持到底。

张明弘《庚子·清明》

庚子年的清明,是一首最难写的诗。

到处都是蝴蝶坠落的声音。

对于回来,没有绝对的信心。

我会迎风流泪

有时候,是因为吃了生椒。

有时候,是因为看久了落日。

有一次,是因为看到你,有些瘦了,提着行李回来。

杨柳,挥舞小臂一样的枝条,轻轻作别。

舍不得,大地太重,生命太轻,众生太美。

舍不得,辽阔的野风,风里的阳光,阳光里灌浆的稻穗。

我们,如何继续活着。

张明弘《庚子·寒食》

说到如何活着,清明前一日的寒食节,令人有了另一番感慨。寒食节来源于二千多年前的故事,晋国令郎重耳受到兄弟谋害开始流亡生涯。长达十九年的颠沛流离,在逃入卫国国境时,另一位随从因不堪追杀艰苦异常的日子,偷光粮资逃之夭夭。重耳无粮,饥饿难行,其随臣介子推决然割下自己大腿上的肉供重耳续命。在重耳遭难之时,介子推如此粉身碎骨,忠心耿耿,史称“割股奉君”。

介子推割自己的肉给重耳吃,不是为了今后能够得到高官厚禄,而是由于重耳是复兴晋国的期望,奉君不仅仅忠君,更是重义。后,重耳成为一代明君求贤若渴,火烧绵山迫他现身,介子推宁可被烧死也不肯随晋文公为官。晋文公为哀悼介子推,命令全国在介子推忌日为火禁日,仅食寒食,并从此形成了人们对忠诚、廉洁、政治清明的赞许——“寒食节”。

后世之人对介子推却褒贬不一。

在这样一个敬畏历史,缅怀祖先的日子,不敢妄加评论这位千年的忠臣。

可介子推,为什么要自杀保节?

人言可畏。介子推能够割股奉君,说明是一位义士。一旦他随晋文公出仕,他的割股奉君就变成了旁人冷眼中的苦肉计。所以,介子推为了保住君子名节,至死不渝,是一名忠烈君子。可惜,做了流言蜚语的牺牲者。正应了一句俗语,好人难做。

澹泊之士,必为浓艳者所疑。我们今天做不到,为节抛颅。但想想,能超越凡俗,不畏流言,也是一种大无畏的勇者境界。智者,当做该做的事,说必进之言。无稽之言,是在不听听耳。

说说容易,做到太难了。

寻根长城,无论别人怎么评价,我们将坚持到底。

我们把这段旅程称为【寻根 ·长城】 ,就是想通过对长城的一路考察,走进长城历史,寻找那些遗失的传统长城文化根脉。去弘扬长城文化,重新认识和思考传统长城文化对于今天的价值和意义。

寻根长城项目发起者张明弘

张明弘,1971年生于济南。

艺术家,长城学者。北京科技大学国际学院副教授,首都师范大学现代水墨研究所研究员,中国长城学会专家库专家,北京长城文化研究会研究员,渤海大学山水研究所副所长,渤海大学艺术学院特聘教授,章丘国画院院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