晁岱双谈书法学习

国博研究员晁岱双博士专访

编者按/

己亥年未,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和山东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高山景行—孔子文化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隆重启幕,展览现场,最引人注目的作品当属来自山东籍的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晁岱双博士创作完成的书法精品《论语》长卷,八十余米的宏篇大作,一经亮相即引观者惊叹不已,成为偌大国博展厅中一道亮眼的“风景线”。带着对作品和作者的无限景仰,笔者拜会了著名的书法大家晁岱双博士,从“文化也是一种力量”听晁博士从书法的学习到作品创作以及诗词的意境表方面,作了精彩的访谈。

笔者:学习书法,每天写多少合适?

晁岱双博士:说起这个题目,就想起了启功先生的《论书绝句》中大致提到过练书法每天写多少字这个问题,启功的结论是这样的:“这和每天要吃多少饭的问题一样,每人的食量不同,不能规定一致。总在食欲旺盛时吃,消化吸收也很容易。学生功课有定额是一种目的和要求,爱好者练字又是一种目的和要求,不能等同。”

王维诗 作者:晁岱双

笔者:作为书法爱好者,临习自己钟意的碑帖,练习多长的时间,临帖多少遍能见时效或见功夫呢?

晁岱双博士:对学习目的不一样的人,要求也不一样,拋开专业学习书法的学生,单从普通的书法爱好者来说,启功先生还举过一个例子,说他有个朋友临《张迁碑》,写好的纸,就放在地上,然后,日复一日,叠到了一人高的两大叠。但是启功先生说,他去看了,便觉得上层的不如下层的好。下层的,是写得早的,上层的,是刚写的。为什么刚写的反倒不如以前写得好了?原因在于:后来写,是为了给自己“交差”,是为了完成每日给自己定的“任务”,或者是为了让朋友看自己的临书“成绩”,于是,急!但书法不是急来的。书法水平的提高,不单单只看写字的“量”的多少。

“有人误解‘功夫’二字。以为时间久、数量多即叫做‘功夫’。事实上‘功夫’是‘准确’的积累。熟练了,下笔即能准确,便是功夫的成效。譬如用枪打靶,每天盲目地打一百发子弹,不如精心用意手眼俱准地打一枪,如能每次二发中一,已是不错的成绩了。”

李白诗 作者:晁岱双

笔者:由此看来,您说的“准确的积累”相当重要?

晁岱双博士:是的,非常重要的就是“准确的积累”。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只求练习数量多就行了,恐怕要多写多练之余,还要思考,每临一个字,都力求准确,而不是为了完成任务,胡乱完成即定任务为目的。

比如思考某个帖的运笔方法,比如记忆某个帖的结字方法,比如记住某个字在某个人的笔下准确的写法,如果这样练字,当一字顶百字。

余同麓诗 作者:晁岱双

笔者:这么说,临帖的方法和个人的悟性也是非常重要?

晁岱双博士:学书法是个综合修养的事儿,特别是文人书法,字里体现的是一个人的学养、书卷气、才华的积累,而不仅仅是“腕底”功夫。

别给自己硬性的规定任务,但却一定要认真思考每天写的那几个字,几行字,一幅字,体会笔墨在宣纸上的运行轨迹,墨色在纸上晕染的快慢大小。这样写的字,才是真的在临,真的在写。随手胡划的笔画不算,不假思索的临帖,不算临帖。

程颢诗 作者:晁岱双

笔者:正好手中有本您的《岱双日课》作品集,拜观了您的一些作品,从诗词内容的选择到书写的风格,感觉到您对书法格调的追求,总是和诗词的精神境界密切相关的,您是怎样做到内容与形式高度统一的?

晁岱双博士:书写风格与内容选择是密切相融的,就像是一首歌,词和曲是完美的结合一个样,选择好的书写内容,的确能带动自已的创作情绪和书写动力。

比如说你看到我作品集中的这副作品:“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

左宗棠对联句 作者:晁岱双

这是清代左宗棠的一副对联,自己特别喜欢。据说李嘉诚也很喜欢这副对联,在他香港的办公室里也挂了这副对联。“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说的是人要胸怀远大,只求中等缘分,过普通人的生活。“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是说看问题要高瞻远瞩,做人应低调处世,做事要留有余地。

这两句话对于普通人的生活,也十分具有指导意义,所以这样能让人感同身受的词句大部分人都乐于接受。

懂得进退,有大志,才有前进的动力,古人说志存高远,没有志向没有目标,得过且过什么事也做不成。这就是中国文化的内核,文化就是一道光,驱散了蒙昧和黑暗,照亮了人类的文明。

王维诗 作者:晁岱双

笔者:您怎么来评价书法给您内心世界的真实感受,亦或书法为您的前行带来不一样的东西?

晁岱双博士:对我来说,中国书法就是中华文化那道光中最璀璨的光芒,能给人巨大的力量。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是所有人的美好愿望 作者:晁岱双

书法文化也是时间的纽带,再遥远的过去,我们都可以跨越,感同身受那时的境况;书法文化是空间的桥梁,无论地域不同,口音别样,民族各异,都能读到彼此的心声。感受最深的就像这次”新冠疫情”,给我们中国武汉带来巨大的冲击,在国内外的捐赠中,也出现了像“山川异域,风月同天”;“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等的网络热词,词是古人创造的,但恰如其分的古为今用,弥漫着中国文化的力量,书法文化之于我们又何尝不是“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所以书法文化更是心灵的彩虹,一头是风情,一头是心情,一头是云海,一头是大地,连接着“意动天机,神合自然”的善缘。

王昌龄诗 作者:晁岱双

中国书法文化韵美如画,它让无数人徜徉在美的世界中,如梦如痴;中国书法文化是我们过的日子,梅兰竹菊的吟颂,花鸟鱼虫的抒情就是百姓的生活;中国书法文化是人生的哲学,横平竖直,中正平和,至真至纯;中国书法文化是民族的精神,颜筋柳骨告诉我们,相由心生,字如其人;中国书法文化是辽阔的疆土,高山峻岭,山川河流是我们的家园;中国书法文化是大国的重器,刚柔并济,丰润和谐,团结一心,勇往直前。

一横一世界,一捺一乾坤。书法文化是一种力量,是驱使自己前行的力量,这就是传承了千年的中国书法文化。

采访/山东美育国学研究院王永平

李忱诗 作者:晁岱双

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晁岱双博士简介

晁岱双

1970年5月出生,山东嘉祥人。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公共关系部副主任,国博基金会临时负责人。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书法专业博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学博士后,清华大学中国艺术学理论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硕士研究生导师。

主要从事馆藏法书与碑帖拓本研究、中国书画艺术理论的教学、科研与书法创作。书法实践以东晋书风为宗,尤取法“二王”,隶书以汉隶为宗。书法作品曾多次特邀入展国内外重要书画展览并被中国国家博物馆、钓鱼台国宾馆、北京饭店、台湾国立中山大学、新加坡内阁等诸多单位收藏。曾先后应邀赴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和台湾国立中山大学、澳门等地区进行访问及学术交流。出版著作多部。2010年以来,书法作品多次在中国美术馆、国家博物馆展出。2016年3月,晁岱双简历与书法作品循环播出于美国纽约时代广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