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虬:无事忙,马牛羊

无事忙,马牛羊

李兆虬

 

近来老伴时常包饺子,味道可口我就免不了多吃几个。饭后腹胀不便久坐,就得来回走几步,或者,抻纸蘸墨,抹划一通。马啊,牛啊,羊的。往虚里说,叫艺术创作,往实里说,就叫吃饱了撑的。

▲霜降180x97cm 2019年

由此想来,这所谓艺术创作,有的时候就是饭后茶余,闲来无事,无中生有,自寻烦恼,自找麻烦与忙乎。给生活添油加醋,添芝麻撒盐,搽胭脂脂抹粉,煽风点火,说三道四,然后再给他加上所谓的价值意义啥的。我给这事下了个定义,叫无事忙。

▲秋分129x128cm 2019年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艺术家可能就是来给这个世界添麻烦的。事情本来挺简单,叫艺术家一搅活,复杂了。一部《水浒传》,其实就是官逼民反四个字就可以概括的事,你看叫施耐庵铺排的,上山下海,杀人放火,揭地掀天,洋洋洒洒一大通。一部《红楼梦》,八个字,家破人亡,流水落花。一个家族的由盛到衰,一群姑娘的欢乐和死亡。挺简单个道理,这让曹雪芹弄的,天上地下,出来进去,好几百号人,悲欢离合,死去活来,就是为了说明他那八个字。岂不知此举可给中国人民添了大忙活,无数青年男女锥心泣血,跳井投河,众多专家学者皓首穷经,累牍连篇。这事整的,没完没了,太复杂了。

▲天马歌(请横屏观看)

单就我抹划的羊这张画,就有一单位同事很不理解,不就是画只羊嘛,你干嘛整得那么复杂,这,那,他用指头指点着画面,这是画的啥?莫名其妙,云山雾罩的,你想干啥?我解释说,生活里咱每天都得说好多的必须说的废话,小说里,电影里,都是这样,画,也是。

他满脸的不屑,斜了我一眼:“哦,废话。看来你真是吃饱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