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启后不同时期的书法

魏宝谈为魏老造像

魏老生前热情好客,平易近人,谈笑有鸿儒,往来有白丁。魏老家人气特别旺,吸引着不同的人群汇集在一起,和谐共鸣,争相收藏魏老作品,乐此不疲,是当代书坛独有的现象。魏老去逝后,收藏圈争相收藏魏老作品的热情持续升温,有些朋友偏爱魏老七八十年代的作品。但这不影响人们对魏老每个时期作品的喜欢和评价。我认为大家自有大家气象,大家从开始就格高意远,卓而不群,一招一势,出手不凡,其作品随时代呼唤,必有时代烙印,每个时期的面貌自然不同。纵观魏老作品每个时期的都好,每个时期都有鲜明的艺术特点,每个时期都有高峰,每个时期的作品都非常珍贵。这在当代书坛不是哪个大家所能比肩的。

魏启后书法局部

每个喜欢魏老艺术的朋友,大都与魏老在不同时期结缘,都有一段佳话。一九八一年,我初次到济南县学街一号东院拜访魏老。县学街一号有东院西院之分,东院是个四合院式老房子,住了几户人家,魏老住的北屋很小,在一进屋门约几个平米的地方做书房兼客厅,接待客人,能坐三几个人,再多几个人只能站在门口。书房台面上有个鱼缸,养着金鱼,那是魏老写生须臾不能离开的奢侈品。就在这斗室之间,在魏老朗朗的笑声中,产生了一幅幅惊世杰作。那时候魏老写字画画送人不收钱,对各方来客都热情接待。到魏老家拜访求教的都是崇拜魏老的书画爱好者,根本就没有市场概念,那时候也没有书画市场,更没考虑魏老的书画将来能卖钱。

魏启后书法  1981年作  94cm×48cm   读墨楼藏品

那时我在临沂地委工作,非常崇拜魏老的书画,借到省里开会的机会,自己买两张宣纸,数数一起来开会的有几个人,就裁几张,到魏老家现场写。魏老谦谦君子之风,每给谁写都弹弹烟灰问一下写什么内容,当给我们同去的司机写时,他笑着说:应该写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写完哈哈一笑。给我写时,我请求魏老写他书房挂的“直如朱丝绳,清如玉壶冰”的句子,那幅作品当时最具魏老书法特点,也是魏老做事风格和人格的写照。魏老写完字习惯随手题上款,人们觉得题上“ⅩⅩ同志正腕”的上款感到很自豪。一九九四年我到省直机关工作,拜访请教魏老的机会就更多了。

魏启后书法  2006年作  69cm×139cm   读墨楼藏品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书画市场开始形成并活跃起来,魏老的书画走俏于市场,魏老家门庭若市,赶上了好时候。我作为工薪阶层只能量入而出,偶尔也收藏点魏老的书法,以解眼馋。有时不花钱买字画,而去魏老家拜访学习,魏老仍然热情欢迎,站在一边看魏老泼墨挥毫,笔底四面出峰,八面临风,墨气淋漓,谈笑风生,一幅幅墨宝流向市场,流向远方。几十年来亲眼目睹魏老各个时段作品面貌,令人心旷神怡。

魏启后书法  2009年9月作  49cm×180cm   读墨楼藏品

魏老晚年期间,齐香斋在推广宣传魏老艺术方面做了很大贡献,一度成为做魏老作品的主渠道,大家都愿意到齐香斋欣赏学习魏老作品,遇见喜欢的顺便纳入收藏。记得在2009年魏老刚去逝不久的一天,我去齐香斋谈到魏老的去逝对书法界的巨大损失,谈话间,齐总拿出几张魏老病重住医院前写的书法作品,带着惋惜的口气说这是魏老最后的书法作品,有的字都变型了,很多人不认,有的认为是假的。我一看太好了,这几张都收藏了。这几张作品是魏老生命最后的音符,是魏老生命最后的张扬,呈现出最为珍贵的孩童体,每个字都稚拙安舒,是魏体的最后显现。我奉为至宝,视为藏中珍品。

墨楼主人.桥

2019年10月2日

魏启后书法  2006年作  69cm×139cm   读墨楼藏品

魏启后书法局部

魏启后书法局部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己亥猪年 2019 齐书鲁画库-作品仅提供书画爱好者欣赏交流,微信号:zihu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