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增木:收藏是一种乐趣,未必一定高价值

在中国书画装裱界,他的大名随其多部专业著作已经在神州南北如日中天;在国画创作领域,他的名号也随着他的各种妙趣天成的鱼画而闻名四方。冯增木先生,行走在中国最传统而又最有魅力的工艺巅峰、执着于绘画高水平创作的表现与再现。同时,他在收藏领域也卓有建树,不但藏品丰富多彩,而且于收藏理念有精妙的个性见解。

冯增木 和为贵

“收藏未必动辄就要成‘家’,收藏本身是一桩快乐随性而为的开心事情,不要一提收藏就变成求大求全、成家成名,那反而成为压力了。”面对记者,冯增木先生开门见山的提出他的收藏理念,他觉得收藏就是一种参与的过程,无论你藏有千余件或者只有十几件藏品,都是在收藏;收藏就是一种乐趣,未必一提及此,就要成为收藏家、拥有大量高价值的收藏物件。“收藏会有升值和财富增长,那是随时间进程自然的过程,不要把收藏变成财富的聚集和炫耀。”

冯增木 四海神游

“我的收藏,从八十年代开始,一开始是求来关系不错的书画家的作品,作为自己学画、研究的资料。慢慢积累下来,也开始主动投资去市场购买书画。”冯先生谈到,之后他开始扩大藏品门类,收藏瓷器。他觉得当代的新瓷器不管制作工艺还是装饰水准,都高于任何之前的作品——宋元明清官窑,甚至“醴陵”红瓷,在当时的确制作达到最高峰,但随着科技进步,当前的瓷器水准都高于过去。所以,冯先生的瓷器藏品也以新瓷为主,一是喜欢和欣赏,二是把玩添乐趣。差不多和瓷器同时,他也收藏印章石料,寿山、鸡血、青田、巴林皆有,还有一方田黄;记者欣赏了他案头的几方莱州玉极品印章,都是难得的冻石。

冯增木 兴致共酌闲情酒  趣来一挥翰墨香

奇石和根雕,也是冯增木先生喜爱的收藏门类。他在阳光舜城宽敞的画室里,就摆放着数件体制颇大的虬枝老根画缸。“我是动植物保护者,不主张那种破坏植被的挖掘在生长树根式的收藏。我的根雕藏品,都是有数百年历史的已经成为死树后的原材料。”其中一件石榴树根,至少六百年有以上历史,苍劲古朴,很有味道。冯先生的奇石收藏,品类众多,也各有精妙藏品(有块新得的黄河石,居然是冯增木先生头像);其中他的众多泰山石,是其收藏的一大亮点。“泰山石是文化石,有灵性和内涵,值得身为齐鲁子民的我们去加以鉴藏和发掘。”他的泰山石藏品,石形舒服、石质黑白灰分明,都能看出明显的图案,有几件还是奇石展获奖作品——《主席像》庄严神圣、《雄鹰》傲视天下、《鹤舞蹁跹》惟妙惟肖、《男和女》精妙绝伦、《奔虎》呼之欲出……

冯增木 六顺图

“收藏和做人做事一样,可以折射人生的亮色和品质。”冯增木先生采访时特别有感触的数次提及在他人生道路上起到重要作用的一位退休老编辑,科技出版社原《知识与生活》杂志的赵主编,他们多年编读往来成为“特殊”的挚友。赵老师为人诚恳认真负责,从众多文稿中发现了冯先生书稿的重要价值,从出版立项、修改校对直到付梓出版,每个环节都亲自操劳。冯先生也是性情中人,数年间怀着感谢的心和赵老师诚挚相处,彼此结下深厚友谊。赵老师也在冯先生的影响和鼓励下,开始涉足书画、古玩收藏,从一开始的“被动”集藏,到逐渐的主动出击,投资购买;时至今日,很多藏品也颇具收藏价值。这期间,冯老师也一直不间断的帮助他寻找合适藏品。三年前,冯增木先生发现了一件很有收藏意义的老根雕,当时是三千(现在的市值差不多到了三万),个人很喜欢,不过他马上想到赵老师肯定特别喜欢这件东西,就亲自和朋友爬楼给他扛上去。赵老师的老伴很有感触,言道:这大半个屋子的东西,都是老冯帮着找的啊,都快搁不下了;想想老冯也不是年轻人啦,还亲自扛上来……   

冯增木 莫道人间多惜财  岂知鱼儿亦爱钱

“用纯正的心去做人做事、交友、收藏、作画,那么他的世界将是非常乐观、旷达和美好的。”在充满艺术氛围的大画室、众多藏品环绕,冯增木先生无论绘事还是著书立说,周身都洋溢着正气和干劲。

文/铁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